<tr id="inwwf"><ruby id="inwwf"><code id="inwwf"></code></ruby></tr>
  • 當前位置:主頁 > 證道真機 >

    證道真機-法

    時間:2012-12-14 9:43:01 來源:

    上陽子曰:“金丹大道,古人萬劫一傳,并非等閑細事。天機秘密,古圣仙真,著書立說,皆不可成段訣破。其中孔竅多門,名號不一,真是不可以意見猜度。猜之身中,則頑空枯坐,乃有磨磚作鏡之機。猜之身外,則閉氣房中,適犯抱薪救火之戒。用兵、用將,則疑于采戰,而言三峰之術者,已斥其非。入口、入腹,則疑于服食,而用金石之劑者,已罹其禍。至于用閨丹,則穢質可疑。指爐火,則耗財可憫。誠哉慧如顏閔,未有無真師而自悟者也。所以云:‘性由自悟,命假師傳。’然真師難遇,必須具大智慧眼者,方能別之。昔呂祖識師于長安,杏林拜師于韁鎖,乃具大慧眼者也。否則,如退之遇韓湘于藍關,元晦遇紫清于武夷,彼二賢者,豈無智慧?特以自恃、自見,不肯虛心,所以遇而不遇也。”

      緣督子曰:“古之學者必有師。師者,所以傳道、授業、解惑。如士農工商,小伎、小術,尚資于師,況超凡入圣,生死大事耶?是以前圣竭力盡心,勤苦事師以求斯道,信受奉行。既已成道,則前我而仙者,是我祖父。后我而仙者,是我兒孫。傳此道脈,則本師為我慈父矣,安敢不盡其孝哉?至如吳真君反事許祖,古靈贊反師弟子,此蓋論道不論跡。不恥下問,莫甚于斯。尤為奇特,蓋所重者,道也。”

      緣督子曰:“世人盲修瞎煉,不達真詮,難明至理。丹經萬卷,如入海數沙,永無實證。若宿有善緣,得遇真師,將天機妙用,逐一訣破,妙眼天開。如貧得寶,如病得藥,如囚遇赦,如死再生,勝如萬兩黃金。黃金易盡,妙法無窮。

      “昔如來云:‘若說是事諸天及人,皆當驚疑。’上陽子曰:“人之驚疑,器識鄙淺,姑置勿論。云何諸天,亦復驚疑?則于其間,必有可驚、可疑之事者。’

      “抱樸子葛洪幼年慕道,歷覽萬書,智齊十哲,慧過顏閔,莫能自悟,后遇鄭思遠真人密授口訣。住古圣真,不能臆度,今人何其謬也!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無地尋師,不明金丹奧旨,便可繪祖師純陽,重陽、丹陽三仙真形,晨夕香花,一心對像。誦此《金丹大要》一篇,乃至十遍、百遍、千遍,日積月深,初心不退,愈加精勤。自感仙真,親臨付授。理路透徹,心地虛靈,即時腳跟踏得實際。何以故?上界敕命,見授丹陽真君掌領仙籍,巡行天下,察人功勤,注上丹臺。分遣真人仙子,下為人師。移文錄司,主借丹財,成就學仙之士無上妙道,必成真人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我師緣督子數指先天一炁自虛無中來,致虛續曰:既自虛無中來,卻非天之所降、地之所出,又非我身所有,非精、非血、非草、非木、非金、非石,是皆非也。自非師指,誰得而知之乎?”

      呂祖曰:“辨水源清濁、金木間隔。不因師指,此事難知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雖圣師叮嚀,猶恐乖錯,安得凡夫而自悟耶?”

      張紫陽曰:“饒君聰慧過顏閔,不遇真師莫強猜。”

      許祖曰:“丹經須是口相傳。”

      蕭紫虛曰:“先天、先地最玄機,福淺焉能得遇之?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純陽、海蟾、重陽諸祖特愍世人陷溺。垂慈救劫,故出沒變化,往來塵世,必其可度者度之。是以金丹之道,神仙能授與人,而不能必其成。卻能知其必成之人,是以度之必成之人耳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余昔未聞,擬若得之,要與世人盡諳此道,不相瞞隱。及既得聞,審思密視,果無其人堪傳此道者。呂祖云:‘茫茫宇宙人無數,幾個男兒是丈夫?’俗眼看來,丈夫而非男兒乎?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仆自遇至人,盟授大道,即欲圖就此事。而以功緣未立,用是求諸仙經,搜奇摭粹,作成《金丹大要》。書成立后,不恤起處。每過名山,及諸城邑,隨方作緣。低首下心,開導世人,誘進此道。四十年來,求者紛紛,卒未見有大力量而精進者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余作《金丹大要》十卷,書成,又慮世人非得口傳,寧有自悟?遂用攜書竭厥,屈己求人,稍有可提可挈者,莫不低首俯身獎詞勸誨翼進。此道或遭詬罵,始自隱忍。偶獲一人、兩人之知,即來千人、萬人之謗。但欲行道,不顧是非。遇諸訕則喜而受之,是法器則勉而進之。其間可入門者,則引之而升階。可升階者,則引之而入室。凡用心至于此者,蓋欲續大道于一線,提流俗于火坑,使世知有金丹之道不誣也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道不可以言傳,非言何以聞道?謂不可以言傳者,只緣時人習卑識陋,不足以語之也。必固語之,彼豈信受而行之哉?故曰不可以言傳也。果若非言,云何口授?今日直以無言是道,寧知于中妙語更多?但非六耳可以共聽,否則圣人明示直指,何乃從古隱到如今,轉不可說?后之學者,慧眼未開,宜先審其忠孝正直,善惡賢愚。大道非正人君子,非素所善者,斷不可與。切勿嗜利,妄泄輕傳。倘非其人,彼此受譴,況欲其敬師成道乎!《黃庭經》曰:‘授者曰師受者盟,云錦鳳羅金紐纏。以代割發肌膚全,攜手登山歃液丹。金書玉簡乃可宜,傳得審授告三官。勿令七祖受冥患,太上微言致神仙。不死之道此真文。’天地之間,此事最大。紫陽三傳非人,三遭其難,仙經具載,可不戒之?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道有三傳。上焉者,文人善士,寡言好善,能棄富貴,惟急于身,是云上士,宜傳道焉。中焉者,質而不文,聞道篤信,能割恩愛,力行精進,不顧是非,是曰中士,乃有上士之志,宜傳道焉。下焉者,愚而信實,樂善去惡,舍已從人,勇于敢為,是云下士,其志可尚,宜傳道焉。故得此道者,莫不勇猛精進,莫不堅固智慧,莫不遏惡揚善。夫善之一字,乃人道之梯航也。是以常人耳常聞善,則腎不走精。口常語善,則心不失神。鼻常嗅善,則肺能安魄。眼常視善,則肝能育魂。意常思善,則脾能生炁。黃中通理,大修行人,奚可以不善歟?

      “百二十歲猶還丹。是此道也,中人常士,烏可語此?邪師妄人,烏能知此?茍非真仙圣師,盟天口授,孰得而知之乎?”

      石杏林曰:“泰自從得師訣以來,知此身可不死,知此丹可必成。今既大事入手,以此詔諸未來學仙者云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欲求神仙,其至要在于寶精行炁,服一大藥便足,亦不多用也。然此事復有淺深,不值明師,不經勤苦,不易盡知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大要在還精補腦之一事耳。此法乃真人呂桐相傳,不書之于筆墨也。玄素子都容成公、彭祖之屬,蓋載其粗事,終不以至要者著于紙上。登壇歃血,乃傳口訣。茍非其人,雖裂地連城,金璧滿堂,不妄示之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人生受精神于天地,稟氣血于父母,然不得明師,告以度世之訣,則無由免死。鑿石有余焰,年命已凋頹。由此論之,明師之恩,誠為過天地也,重于父母多矣,可不崇之乎?可不求之乎?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嗟乎,將來之士,當以求師為務,詳擇為急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不得金丹大法,必不可得長生。雖役使鬼神,瞻視千里,知禍福未萌,總無益于年命。倘羞行請求,恥事先達,是惜一日之屈,而甘罔極之庸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受真一口訣,皆有明文。歃白牲之血,以旺相之日受之。以白銀、白絹為約,克金契而分之,輕說妄傳,其神不行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雖有其文,然皆秘其要。必須口訣,臨文指解,然后可為耳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其相傳皆有師授服食,非生知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余從祖仙公,從左元放受之。余師鄭君者,則余從祖仙公之弟子也,又于從祖受之,而家貧無力買藥。余親事之,灑掃積久,乃于馬跡山中,立壇盟授,并諸口訣之不書者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不見其法,不值明師,無由聞天下之有斯妙事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此道至重,必以授賢,茍非其人,雖積玉如山,匆以此道告之也。受之者,以金人、金魚投東流水中以為約,歃血為盟。無神仙之骨,不可得見此道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投金八兩于東流水中,飲血為誓,乃告口訣。不如本法,盜其方而作之,終不成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恣心盡欲、奄忽終歿之徒,慎無以神丹告之,令其笑道謗真,傳之不得其人,身必不吉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淺見之徒,知好生而不知有養生之道,知畏死而不信有不死之法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非積善陰德,不足以感神明,非誠心款契,不足以結師友。非功勞,不足以論大試。又,未遇明師而求要道,未可得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世謂一言之善,重于千金。告以長生之訣,奚啻于金而已乎?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金簡玉札、神仙之經、至要之言又多不書,登壇歃血,乃傳口訣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長生非難,聞道難也。非聞道難,行之難也。非行之難,終之難也。良匠能與人規矩,不能使人必巧也。明師能受人方書,不能使人必為也。”

      張紫陽《悟真篇序》曰:“仆以至人未遇,口訣難逢,遂至寢食不安,精神疲悴。且詢求遍于海岳,請益盡于賢愚,皆莫能通達真宗,開照心腑。后至熙寧己酉隨龍圖陸公入成都,以夙志不回,初誠愈恪,遂感真人,授金丹、藥物、火候之訣。其言至簡,其要不煩,較之仙經,若合符契。”

      《三注》道光祖曰:“惜乎,世人不得真師開悟,猜疑訕謗。其法至簡、至易,凡夫俗子,信而行之,神仙亦可必致。此道鑿鑿可以出生死,蓋患世人信不能及,反生毀謗。仆潛心此道有年,道不負人,天其憐我,獲遇圣師一語,方知道在目前。參諸丹經,洞然明白,審一身之中,所產者,無非汞耳。

      惜乎,世人宜假不宜真,當面錯誤,而誰肯認錯?悲夫!”

      《三注》上陽子曰:“上根利器,不遇其師,必入空寂狂蕩。中庸之士,愚執無師,謬妄猜臆。下士愚人,逐波隨流,不信有道。

      “古云:‘形以道全,命以術延。’致虛首聞趙老師之語,確具信心。后遇青城老仙,方知陰陽造化,順則生人,逆則生仙之理。

      仆承師授,寢食若驚。首授田侯至陽子,遍游夜郎邛水、沅芷辰陽、荊南二鄂、長沙廬阜、江之東西,凡授百余人,皆只以道全形之旨。至于以術延命之秘,可語者百無一、二。”

      張紫陽曰:“若不遇至人,授之口訣,縱揣量百種,終莫能行著其功而成其事。

      “此后若有根性猛利之士,見聞此篇,則知伯端得達摩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,可因一言而悟萬法也。”(今余亦曰:“世人得見吾書則知金銓,得悟真正傳,通陰陽竅妙,達造化樞機。愿覓有緣,同升霄漢。)

      《三注》道光祖曰:“至愚之徒,分心腎為坎離,以肝肺為龍虎,用神氣為子母,執****為鉛汞。悲哉!”

      道光祖曰:“身從何生?命從何有?”

      《三注》上陽子曰:“若無明師決破真鉛一物,雖行盡三千六百旁門,枉自費力。

      “此般真鉛,家家有之,人人見之。只為醉生夢死之場,依稀過了。嗑!未遇真師,誰人識得?

      “今時學人,不肯苦志求師,唯記前人幾件公案,恃其機鋒敏捷,以逞乾慧,不思訛了舌頭,把做何用?饒地懸河之辯,反為入道之魔,愈見學卑識淺,又安能具大方之眼,而拜師于韁鎖之下哉?”

      又曰:“不得真師口傳,雖知藥物,丹亦不成。

      “九流百家,一應等術,皆可留之紙上,或可以智慧猜曉而知。唯獨金丹一事,非得真師,逐節指示,不可以意強會。或者得師,略言鼎器,而不知藥生之時,知藥物而不知火候,知火候而不知顛倒,知顛倒而不知煉己細微,不知法、財兩用,皆不成丹。

      “愚人未遇真師,不知世有還丹之道,何以空無狂蕩、鋒辯矯詐,瞽誘時人。錯到了處,不肯回思失行,不以罪福關心。仆自聞師訓后,凡見此輩,即欲提醒,使歸正道。無知淺識之徒,癖而難誨。噫!莊仙云:‘其人天且劓’者,真至言也。

      “金丹至寶,不在深山窮谷,當于世間法中求之。”

      《三注》道光祖曰:“按摩吐納,謂之旁門,以已食人,謂之金丹。

      “玄牝之門,是為天地根。舉世學人,莫能知此,非遇真師指示,孰能曉哉?

      “晚學不肯下問于人,若悟他家有不死之藥,乃修身至寶、不死之良方也。

      “此道妙矣,非遇真師真傳口訣,其孰能與于此妙哉?”

      《三注》陸子野曰:“不得真師指示真鉛端的次第,切莫強為也。

      “此道乃真陰、真陽逆合,而盜其殺機中之生氣耳,并非三峰采戰淫邪之術。

      “出入往來之所,陰陽交會之地,非得心傳口授之真,何可強猜而知之乎?

      “非師口傳真要,則從何處下手?”

      上陽子《參同注》曰:“從凡入圣,作佛成仙,其心傳口授之秘,又不敢施于筆者。噫!世人器德涼薄,誹謗易生。

      “此道即眾生階筏,為萬世之梯航。豈謂后人各執異見,不立苦志參訪真師,不明陰陽同類查胥。各尚所聞,愈差愈遠。彼見《周易》,則指為卜筮、納甲之書,又惡知同類得朋之道乎?彼見鼎器之說,則猜為金石爐火之事。彼聞采取之說,則猜為三峰采戰之術。彼聞有為,則疑是旁門邪徑。彼聞無為,則疑是頑空打坐。彼聞大乘,則執禪宗空性。唯資談論,更不察圣人之道,是用陰陽修之,以出陰陽。用世法修之,以出世間。

      “天上太陽有十二度,與太陽合壁,人間少陰有十二度,以隱形看經,此陰陽之正也。

      “陰陽和平,神明乃生。

      “人身象月,而生金丹。

      “《契》曰:‘推情合性,轉而相與。’

      “氣自外來,可以煉丹,可以入圣。

      “修大丹與生身受氣之初,渾無差別,但有順逆耳。

      “雌雄得類,顛倒相感。男女相胥,逆求化機。

      “愚人專以無為、頑空是道,依稀度日,任生任死。此輩為教中大罪人,況敢言修行一事哉?

      “金丹必須同類藥物,一陰一陽,必互交感,一牝一牡,方得化生。倘獨居孤處,安得化化之氣?若夫眾雌無雄,豈有生生之道?欲煉還丹,必求先天一氣以成丹也。功用非師莫明,慧饒顏閔,莫能自通。

      “先天一氣,從自己生身處求之。

      “自古及今,好者億人。不遇真師,希有能成。

      “世之愚夫,但聞何人打坐幾年,某人入關幾處,便乃言其有道。他豈知馬祖南岳磨磚之謂?他豈知陰陽吞咽生殺之理乎?

      “伏惟至道,天生圣哲,奚有自悟?必資師授。

      “人不求師,奚自覺悟?倘有所師,先以《參同契》一書辯之,若句句能明,章章洞曉,方是真師。茍有一句模棱含糊,便難信受。若果得遇真師之傳,能行此道,則證圣成真,指日可冀。”

      《參同契》曰:“素無前識資,因師覺悟之。”

      陳顯微曰:“若人善根純熟,好道心切,考仙經,窮圣典,低心訪友,下意求師,必遇至人,授之口訣。”

      白玉蟾《指玄篇注》曰:“還年接命,以作長生之客。返本還源,須要天地相合,龍虎相交,采丹接命。知之者切莫亂傳,任是父子骨肉,道心不堅,敢輕妄傳還丹秘寶,天必殃報,九祖沉淪。”

      白玉蟾曰:“一訣便知天外事,掃盡旁門不見蹤。”

      三豐祖曰:“真經真師授,至道至人傳。”

      上陽子《參同契注》曰:‘為道而不通言詞,則不得性情之感。為道而不知變動,則不得金水之化。為道而不工制器,則不得鼎爐之用。為道而不達吉兇,則不得順逆之理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世人氣血將衰,須求歸根之道,可以回老,可以返嬰,可以長生。”

      陸子野曰:“世人若不迷蒙,個個可辦此事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未聞道者急求師,已聞道者即求藥。人之壽夭,未可預知也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我以因緣遇圣師,忽于言下大驚疑。方知玄妙無多句,好事而何容易知。”

      “上士聞道,勤而行之。中士聞道,若疑若信。下士聞道,大笑之。”

      泥丸祖曰:“縛云捉月之機關,得訣修煉夫何難?果然縛得云在山,又解捉住月之魄。占頭此語古人知,何慮不把身飛升?”

      紫賢真人曰:“其道至簡,其事匪遙。但非豐功偉行,不能遭遇真師。”

      蕭紫虛曰:“從來至道無多事,自是時人識不全。”

      白玉蟾曰:“只緣簡易妙天機,散在丹經不肯泄。”

      張紫陽曰:“知者唯簡陋易,昧者愈煩愈難。”

      《悟真篇》曰:“工夫容易藥非遙,說破人須失笑。”

      薛紫賢曰:“神仙不肯分明說,說與分明笑殺人。”

      石杏林曰:“簡易之語,不過半句。證驗之效,只在片時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未遇真師談道難,既聞玄妙卻如閑。”

      鐘離祖曰:“此道分明事不多,奈緣福薄執迷何。”

      《黃庭經》曰:“至道不煩訣存真,”又曰:“治生之道了不煩。”

      《參同契》曰:“字約而易思,事省而不煩。”

      邱長春祖曰:“采取要師指。”

      邱長春祖曰:“牽將白虎歸家養,制伏須求法口傳。”

      邱祖曰:“峨嵋山上星,北海潮中月。天機師秘傳,莫與凡夫說。”

      邱祖曰:“人能得訣好修真,及早尋鉛接命。”

      邱祖曰:“微妙真機在口傳,人能得法可成仙。”

      邱祖曰:“莫把無為是道,須知有作方真。”

      邱祖曰:“必成仙佛,事真有,實能夠超脫輪回,及早尋師友。”

      邱祖曰:“相傳一味水中金,呼谷傳聲響應。”

      《契》曰:“三五與一,天地至精。可以口訣,難以書傳。”

      許祖《石函記》曰:“其訣至禁,訣之在口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一訣天機值萬金”,又曰:“勸賢才,莫賣乖,不遇明師莫強猜。”

      達摩租曰:“不說法,不談經,單傳直指見娘生。”

      馬祖《還丹歌》曰:“玄微妙訣無多言,只在眼前人不顧。”

      又曰:“在眼前,甚容易,得服之人妙難比。”

      泥丸祖曰:“眼前有路不知處,造空伏死徒冥冥。”

      《破迷一筆勾》云:“真修行,口訣師親授。勸迷徒,你把私心自用一筆勾。”

      又曰:“鉛汞跟著走,龍虎眼前有,若知生身的根由,才曉得造化在手。”

      《執中篇》曰:“死他生我神仙訣,舍己從人造化方。”

      呂祖《三字訣》曰:“這個道,非常道。性命根,生死竅。說著丑,行著妙。人人憎,個個笑。大關鍵,在顛倒。莫厭穢,莫計較。得他來,立見效。地天泰,為朕兆。口對口,竅對竅。吞入腹,自知道。藥在新,先天兆。審眉間,行逆道。滓質物,自繼紹。二者余,方絕妙。要行持,今人叫。氣要堅,神莫耗。若不行,空老耄。認得真,老還少。不知者,莫與告。些兒法,合大道。精氣神,不老藥。靜里全,明中報。乘鸞鳳,聽天詔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入嵩山,感得火龍親口傳,命我出山,覓侶求鉛。”

      《青羊宮題詞》云:“先天,是神仙親口傳。神仙、神仙,只在花里眠。”

      《玉線經》曰:“未得真傳,難得者信心。已入真宗,難忘者情種。”

      《洞玄經》曰:“家中原有至寶,世人障蔽難明。”

      呂祖《鼎器歌》曰:“須要真師真口訣,指破陰陽三品丹,方可存心待明月。”

      呂祖《采金歌》曰:“此妙訣,要師傳,不得真師枉徒然。得之莫作容易看。至人傳,非人遠,萬兩黃金不肯換。”

      正陽祖曰:“含元殿上水晶宮,分明指出神仙窟。道心不退故傳君,立誓約言親灑血。逢人兮,莫亂說。遇友兮,不須訣。莫怪頻登此言詞,輕慢必有陰司折。”

      《敲爻歌》曰:“黃婆匹配得團圓,時刻無差口付傳。”

      呂祖曰:“身在世,也有方,只為時人莫忖量。”

      “真陰真陽人不識,露出一勾清凈月。”

      《采真機要》曰:“口訣還須口口傳,又因口訣路通玄。能知火發靈光透,獻出青龍惹妙鉛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先天一炁,狀如細雨密霧,亦如明窗塵,亦如黍米珠,其道易知,其事易成,初無難也。

      “萬善無虧必遇師,須于言下悟玄機。若無善行難遭遇,縱有師傳未免疑。”

      馬丹陽宜曰:“師恩深重終難報,誓死圜墻煉至真。”

      《敲爻歌》曰:“命要傳,性要悟,入圣超凡由汝做。”

      《金石誥》曰:“若無神授恐難尋。欲知子母真仙訣,煉藥先須學煉心。”

      《悟真歌》曰:“端的慈悲真妙訣,一輪明月過頭挑,一爐紅焰盛春雪。”

      《指迷箴》曰:“師匠難遇,種德為先。庶幾感召,得遂真虔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今日方知道在目前,才信金丹有正傳。”

      《天仙正理》曰:“前劫、后劫,或圣、或凡,種子或真、或偽,學人總難一致。世逮于予,藉父清廉盛德所庇,有田園房店之可賣。受盡萬苦千辛,逐日奔求師家,晝夜護師行道,歷十九年而得全旨。追思前劫,或無所庇,或無可賣,未遇真師,空受萬苦,不免又生于今劫。更憫后圣,或有出于貧窮,無父庇,無產賣,不能受萬苦,安能苦心奮志而求全?或有奮志于窘迫中者,而志又不能銳,所以予不可少此一集,留俟奮志后圣,而助其銳志耳。且訴予苦志勤求。以勵后圣,當苦心志勤求。后圣其勉諸!

      “鐘離十試呂祖,邱祖長春受百難于重陽。伍沖虛切問二十載于曹還陽,逢師于萬歷己巳三月,受全訣于戊子三月,計之二十年也。當初每自恨福力之薄,不蒙師壹速度,今乃知待教久者,入道精,不然何以高出萬世耶?”

      白玉蟾曰:“十年待真馭。”又曰:“說刀圭于癸酉七月之夕,盡吐露于乙亥春雨之天。”

      “大仙秘機,凡夫罕見。或百劫一傳于世,或片言密度于人。三口不談,六耳不聞。”

      《性命圭旨》曰:“清虛大道,難遇易成而見功遲。旁門小術,易遇難成而見效速。”

      《唱道真言》曰:“丹之一字,其理甚微,須得真師真訣。既遇真師,又授真訣,亦須自己死心蹋地,杜絕塵緣,以明心見性為第一乘工夫,以坎離水火為第二乘事業,以分身煉形為第三乘究竟。至其飛升,必得三千功滿,八百行圓,方有指望。非淺躁之輩,所能僥幸于萬一也。”

      《傳道集》曰:“此個事,世間稀,不是等閑人得知。”

      “丹經萬卷,不出朝陽。陰陽精粹,無非龍虎。”

      鐘離祖曰:“今古少知,圣賢不說。默藏天地不測之機,誠為三清隱秘之事。恐子之志不篤而學不專,心不寧而問不切,反貽我以漏泄圣機之愆,彼此各為無益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要曉得內外兩個陰陽,是何物件,必要依世法修出世間。順生人,逆生丹。一句幾超了千千萬,再休題清凈無為。”

      呂祖《秘訣歌》曰:“將甲子丁丑之歲與君訣破東門之大瓜。”

      《鉛汞節要》曰:“向上天機不妄傳,若傳下士必遭愆。”

      《太上玄歌》云:“遇人不傳失天道,妄傳匪人泄天寶。傳得其人深有功,妄傳七祖受冥考。”

      《天樞經注》曰:“志士授經,必騁金置幣,盟天以傳者,法不輕授也。”

      沖虛子《仙佛合宗論語》曰:“自古仙真授受真道,必清凈齋醮如科條,具信贄刺血盟天,奏告上帝三臺、北斗南辰、三官四圣、五帝司命各位,下請命降允,而后可傳。凡傳一人,遍天地間神圣無不告之者。倘有惡類妄自行財,及詭詐私相授受,師弟子同授考掠,可不重哉?可不戒哉?故《四極明科略》云:‘度命回年之訣,遇真可傳,依盟上金八兩,五色之羅各九十足,金環五雙。師弟子對為九十日,告日月傳。違科負盟,被左右三官所考。’又云:‘金方、丹方,悉理誓上金百絹,以誓九天不泄之秘。’又云:‘不盟而度,師與得者同受三官所考。’又云:‘無信而度,經謂之越天道。無盟而傳,經謂之泄天寶。’又,‘太上科令’云:‘傳授弟子,當苦清齋而相傳授。不審其人,無齋而傳者,師當死,受者失兩目。齋不苦切,師當病,受者失口焉。太上三五一氣,其《經》云:‘天仙之真有龍胎金液九轉之丹,長生久視,有四十年—出之約,皆不得背科條而妄泄也。無仙籍者,不得聞知也。若信人齋信金誠,素試無退,將法付之。若猶豫猜疑,秘而勿與。見有愿學、真正盟咸之士,太上命所司帝君等授以符箓。愿學全真仙道金液還丹者,太上親遣仙道玉帝紫微授以符節。所以有符箓者,復可升授答節。有符節者,始得秘授火藥。此所以難遇難明也。及道成飛升,驗符箓則歸原職,驗符節則列仙真矣。’” 

    快速分享到

    上一篇:證道真機-財

    下一篇:證道真機-總論

    甘肃快3走走势图
    <tr id="inwwf"><ruby id="inwwf"><code id="inwwf"></code></ruby></tr>
  • <tr id="inwwf"><ruby id="inwwf"><code id="inwwf"></code></ruby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