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inwwf"><ruby id="inwwf"><code id="inwwf"></code></ruby></tr>
  • 當前位置:主頁 > 證道真機 >

    證道真機-鼎爐

    時間:2012-12-14 9:44:34 來源:

    無瑕子曰:“修行人鼎器有多種,有煉己鼎爐,有得藥鼎爐,有得丹鼎爐,有溫養鼎爐。火候下手之時,在欲而無欲,居塵不染塵,權依離姤地,當正法王身。”

      或問抱樸子曰:“竊聞求生之道,當知二山,信乎?”抱樸子曰:“有之,非華霍也,非嵩岱也。夫大元之山,難知易求。不天不地,不沉不浮。絕勝緬邈,崔嵬崎嶇。和氣氤氳,神意并游。玉并泓邃,灌溉匪休。百二十官,曹府相留。離坎列位,玄芝萬株。絳樹特生,其寶皆殊。金玉嵯峨,醴泉出隅。還年之士,挹其清流。子能修之,松、喬可儔。此一山也。長谷之山,杳杳巍巍。玄氣飄飄,玉液霏霏。金池紫房,在乎具限。愚人妄狂,至死皆歸。有道之士,登之不衰。采服黃精,以致天飛。此二山也。從古所秘,子精思之。’或曰:“愿聞真人守身煉形之術。”抱樸子曰:“深哉問也!夫始青之下月與日,兩華回升合為—。出彼玉池入金室,大如彈丸黃如橘。中有佳味甘如蜜,子能得之謹勿失。既往不返身將滅,純白之氣至微密。升于幽關三曲折,中丹煌煌獨無匹。立之命門形不卒,淵乎妙矣難致請。此師之口訣,知之者,不畏萬鬼五兵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天下至大,舉目所見,猶不能了,況玄之又玄,妙之極妙者乎?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‘知玄素之術者,惟房中之術,可以度世;惟行氣可以延年;惟導引可以難老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玄素喻之水火,水火殺人而又生人,在于能用與不能用耳。彭祖之法,其為益不必如其書,人少有能為之者。大都其要法御女多多益善,如不知其道而用之,一兩人足以速死。”(濟一子曰:“今之三峰采戰者,美其名曰彭祖房中術,迷人!迷人!”)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吳有道士,所至則置姬妾,去則棄之,亦一異也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昔圜邱多大蛇,又生好藥,黃帝將登焉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房中之事,能盡其道者,可致神仙,并可移災解罪,轉禍為福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昔有神仙宋玄白者,修煉金丹大道,惟恐暮景箭催。費盡辛苦,同塵煉俗,辟谷服氣。又所到處,或以金帛置妾數人,去則棄之。奇怪百端,空世莫能測。”

      葛洪《神仙傳》曰:“男女相成,猶天地相生也。所以神氣導養,使人不失其和。天地得交接之道,故無終竟之限;人失交接之道,故有傷殘之期。能避眾傷之事,得陰陽之術,則不死之道也。”

      葛洪《枕中書》云:“元始君乃與太玄圣母通氣結精,招還上宮。當此之時,二氣氤氳,覆載氣息,陰陽調和,合會相成,自然飽滿。大道之興,莫過于此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日:“肥藥千種,三牲之養,不知房中之術,亦無益也。”

      仙人劉根曰:“不知房中之事,及行氣、導引并神藥者,不能得仙也。”

      巫咸對武帝曰:“臣誠知此道為自然陰陽之事,宮中之行,臣于所難言。又,行之管逆人情,能為之者少。”

      張良《陰符經注》曰:“鬼谷子曰:‘*命可以長生不死,黃帝以少女精氣感之。’”又曰:“其機則少女以時。鬼谷子曰:‘時之至,間不容息。先之則太過,后之則不及。’”

      魏文帝《典論》曰:“左慈修房中之術,可以終命。然非有至情,莫能行也。”

      仲長統曰:“甘始、左元放、東郭延年行容成御婦人法,并為丞相所錄。”

      東方朔《神異經》曰:“男女無為匹配,而仙道自成。張茂先曰:‘言不為夫妻也。’”

      又,《神異經》曰:“王母欲東,登之自通。陰陽相須,惟會益工。”

      《黃庭經》曰:“道父道母對相望,師父師母丹玄即。”

      上陽子曰:“若無真父母,所生都是假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有天先有母,無母亦無天。”

      《抱樸子》曰:“敬之如母,畏之如虎。”

      《金剛經》曰:“一合相者,即是不可說。但凡夫之人,貪著其事。”

      《大洞仙經》曰:“千和萬合,自然成真。”

      古偈曰:“有情來下種,因地果還生。”又曰:“本來原有地,因地覺花生。”

      陶隱居《真誥》曰:“玄契遇合,真道不邪。示有對偶之名,初無弊穢之跡。”

      《黃鶴賦》曰:“安爐立鼎,法內外兩個乾坤。煉已筑基,固彼我一身邦國。”

      又曰:“雖分彼我,實非閨丹御女之術。若執一已,豈達鵬烏圖南之機?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須曉得內外陰陽,同類的是何物件,必須要依世法修出世間。順生人,逆生丹。只一句兒,超了千千萬。”

      《無根樹》曰:“花酒神仙古到今,打開門,說與君,無花無酒道不成。”

      又曰:“產在坤方坤是人。”

      又曰:“借他鉛鼎先天藥,點我殘軀入圣基。”

      張三豐《詠先天詩》曰:“二七誰家女,眉端彩色光。人見食情欲,我看似親娘。一點靈丹出,渾身粉汗香。霎時干我汞,換骨作純陽。”

      《一枝花》曰:“候只候少女開蓮。”

      又曰:“不羨他美麗嬌花,只待他甘露生泉。”

      又曰:“怎敢胡為?俺向花叢中,敲竹鼓琴心似水。”

      《上藥靈鏡》曰:“息沉沉,花發丹,有一玉人在眼前。”

      呂祖《百章句》曰:“覓買丹房器,五千四八春。”

      呂祖曰:“先天一炁號虛無,運轉能教骨不枯。要識汞根尋帝子,訪求鉛本問仙姑。”

      《敲爻歌》曰:“一夫一婦同天地,一男一女合乾坤。”

      《鼎器歌》曰:“鼎器本是男女身,大藥原來精氣神。”

      《修真詩》曰:“男女房中藏道體,色身世界有鉛基。”

      又曰:“真身花果洞中藏,倘能尋得通玄路,立地貧人到寶莊。”

      又曰:“認取家園真種子,好收海底白蓮花。”

      又曰:“隨時藥料家中取。”

      玉蟾祖曰:“原來家里有真金。”

      《四百字》曰:“家園景物麗,風雨正春深。”

      陸子野曰:“此鉛家家有之,惜乎人不之識也。”

      又曰:“家家有個家家有,幾個能知幾個還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只在家中取,何老向外尋?”

      白玉蟾曰:“實實認為男女是,真真說做坎離非。”

      鐵拐祖曰:“仔細臨爐莫貪愛,弗寬衣,弗解帶,桃柳花燈及時采。我今泄破上天梯,遙指白云觀自在。”

      又曰:“白頭老翁,相對那紅顏女子,巧姻緣內會神仙。”

      《敲爻歌》曰:“守定煙花斷淫欲。色是藥,酒是祿,酒色之中無拘束。只因花酒悟長生,飲酒戴花鬼神哭。

      “不破戒,不犯淫。破戒真性即沉,犯淫失卻長生寶。得者須由逆力人。”

      又曰:“花街柳巷覓真人,真人只在花間玩。”

      《破迷一筆勾》日:“真修行,花街柳巷走。勸迷徒,你把這入山修行一筆勾。”

      青羊宮題詞云:“必定是花街柳巷也,再休題清靜無為枯坐間。”

      《參同契》曰:“同類易施工,非種難為巧。是以燕雀不生鳳,狐免不乳馬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類相同,好用功,內藥通時外藥通。”

      《悟真》曰:“竹破還將竹補宜,抱雞當用卵為之。”

      紫陽曰:“竹破須將竹補,人衰須假鉛全。”

      張三豐曰:“衣破用布補,樹衰以土培。人損將何補?陰陽造化機。”

      呂祖曰:“鍋破須要鐵來補,衣爛必用布為持。人老若無真金氣,十死何曾得—活?”

      《經》曰:“陽生立于寅,純木之精。陰生立于申,純金之精。天以木投金,無往不傷。故陰能疲陽也。陰人所以著脂粉者,法金之白也,是以真人道士,莫不留心注意。精其微妙,審其盛衰。我行青龍,彼行白虎。取彼朱雀,煎我玄武。不死之道也。又,陰人之情也,每急于求陽。然而外自戕抑,不肯請陽者,明金之不為木屈也。陽性氣剛躁,志節疏略。至于游宴,言和氣柔,詞語卑下,明木之畏于金也。大門子行此道,年二百八十歲,猶有童子色。”

      《三注》陸子野曰:“天仙非金丹不能成,且道金丹是何物?咦,分明元是我家物,寄在坤家。坤是人。二物者,何物也?我與彼也。彼我之意合,則夫妻之情,歡悅而得之矣。”

      《三往》道光祖曰:“真陰真陽,同類有情之物也。此般至寶家家有,以其太近,故輕棄之,殊不知此乃升天之靈梯也。”

      《三注》上陽子曰:“妙之一字,夫誰肯信?世人迷于愛欲,我卻于愛欲中而有分別。

      “金丹大藥,家家自有,不拘市朝,奈何見龍不識龍,見虎不識虎。逆而修之,幾何人哉?

      “此丹在人類中而有,在市廛中而求。

      “金丹至寶人人有,家家有。愚者迷而不覺,中常之士,偶或聞之,亦不信受,反生誹謗。

      “順則為凡父凡母,逆則為靈父圣母。凡父凡母之氣則成人,謂之常道。靈父圣母之氣則成丹,是曰真源。

      “陰陽得類方交感。得類者,如天與地為類,月與日為類,女與男為類,汞必與鉛為類也。

      “世人執一己而修,則千余百徑,無非旁門者矣。仙翁垂憫,直言窮取生身處,豈不忒露天機?”

      又曰:“若執一己,豈能還其元而返其本?又將何而回陽換骨哉?大修行人,求先天真鉛,必從太初受氣生身之處求之,方可得彼先天真一之炁。”

      《三往》陸子野曰:“南為離是我,北為坎是彼,取彼坎之中爻,復我離中而成乾。

      “天地、坎離,其實人也。

      “藥出西南坤位,欲尋坤位豈離人?分明說破君須記,只恐相逢認不真。

      “陰陽之合,在于得類。二八相當,在于得人。得類,得人。得人,得類矣。

      “《易》云:‘男女媾精,萬物代生。’始我之有此身也,亦由父母媾精而生。倘有父無母,有母無父,身何有哉?作丹之要,與生身之意同,但有順逆之不同耳。順利則生人,逆則生丹。逆順之間,天地懸隔。”

      《三注》道光祖曰:“壺中夫婦,紫府階梯,神仙現在目睫,迷之者杳隔塵沙。

      “彼之真一之氣,乃天地之母也。我之真一之氣,乃天地之子也。以母氣伏子氣,如貓捕鼠,而不走失也。

      “乾坤即是真龍、真虎也。日月即龍虎之弦氣也。

      “取法天地,以類交結,而成造化。

      “龍不在東溟,虎不在西山。天上尚且無,山中豈得有?家家自有,逆而修之,還丹可冀。

      “震為長男,即龍也。兌為少女,即虎也。

      “懊恨世間人,對面不相識。

      “天生人物,人生寶貝。

      “此道甚近,家園自有,急宜下功。若非其類,愈求不得。若得同類,又何著力之有?”

      白玉蟾曰:“濃血皮包無價實,若還入得便通靈。”

      彭祖曰:“以人療人,真得其真。”

      抱樸子自敘乃嘆曰:“山林之中,無道也。”

      白玉蟾曰:“有等愚夫俗子,不知出世間法,不知還丹至理,妄生議論,皆言修道煉丹,必居深山窮谷,必須拋妻棄子,此輩真可憐也。山中所有者,草木禽獸,皆是非類,豈得修道還丹?”

      《三注》上陽子曰:“世之愚人,不看丹經,乃謂修行者,必居深山,必遠朝市,必出妻子,必合無為,必要打坐,方為修道。彼豈知真陰、真陽之用哉?”

      又曰:“今人乃以孤陰寡陽、深山兀坐為修道,而欲長生,何其大謬?豈知陰陽否隔,不成造化。

      “世人但見一段奇山秀水,則眾皆言此地可修行,古今多少人誤了也!豈知大川幽谷,所有者木石麋鹿而已,是皆非類,不可鍛煉大還丹也。若煉還丹,必求同類,大隱市廛。”

      《悟真篇》曰:“未煉坯丹莫入山,山中內外盡非鉛。此般至寶家家有,自是愚人識不全。”

      又曰:“何必深山守靜孤?”

      《三注》陸子野曰:“保我之命,全我之形,無損于彼,有益于我。神哉!水中之金乎?

      “汞是我家原有物,鉛是他家不死方。

      “他是坤位,我是乾家。藉彼坤中,生物之氣。自種靈根于家園之下,以成胎矣。

      “喚龜屬我,招鳳屬彼。

      “坎招離翕受其藥,離即我也。

      “正人行邪法,邪法悉歸正。邪人行正法,正法悉歸邪。金丹之道,大概如此。”

      《三注》上陽子曰:“鼎器者,靈父圣母也,乾男坤女也。藥物者,靈父圣母之氣,乾男坤女之精。

      “鼎爐是彼我,乾坤是男女。

      “以此變煉于凡父母軀殼之中以成丹,效天地之造化矣。

      “孤陰不產,獨陽不生。陰陽若真,方得其種。咦!妙矣哉。

      “乾之長男曰震,主產汞。坤之少女曰兌,主產鉛。

      “彼既無虧,我亦濟事。

      “若非兩家,各以彼此二土合之,則一氣何由而往來?金丹何由而返還也?

      “震是東家西是兌,若求兌位豈離人?

      “震宮之汞屬我,兌宮之鉛屬彼。

      “若不懷之以德,惠之以仁,則臨事焉能隨我之用者哉?”

      《三注》道光祖曰:“欲修天仙,必求同類。《契》曰:‘同類易施工,非種難為巧。欲作服食仙,當以同類者。’蓋人稟天地之正氣,托同類之物,孕而有之,故真鉛為母氣,我精為子氣,豈非同類至妙者乎?二物相須,兩情相戀,乃能變化通靈。”

      上陽子《參同契注》曰:“順行陰陽,生人生物。逆行陰陽,必成金丹。古人以日月為易字者,是易即陰陽也。

      “兌受丁火,代坤行道。

      “圣賢攸行此道,則超凡入圣,邪人若行此道,則失命喪身。

      “濟其美者賞之,敗其事者罰之。

      “一陰一陽,易之道也。離宮修定,禪之宗也。水府求玄,丹之府也。名雖分三,道惟一耳。睹其三教修養之端,旨要同類,方能成功。真陰真陽之氣,同類有情之物,以相匹配,安有不結靈丹者乎?兌之少陰,其道傳續大千世界,化生人物。

      “日月麗乎天,而有朔望對合。陰陽在乎世,而有順逆生成。

      “孔子定《詩》,先夫婦者,正陰陽無邪之道。孔子翼《易》,先乾坤者,明剛柔必配之理。

      “欲作仙佛,不得同類,雖入圜百處,打坐千年,終落空亡。”

      白玉蟾《指玄篇注》曰:“若求大藥,有足能行,是個活物。若求金水,有手能拈,亦是活物。

      “此寶家家有之,人人可修。

      “非金非木亦非砂,此個原來本在家。釋氏初生全漏泄,因何末后又拈花?

      “王母本是凡人女,葛洪家道十分貧。二仙有樣皆當學,苦口良言不一人。

      “無情何怕體如酥,空色兩忘是丈夫。識得剛柔相濟法,一陽春炁為噓枯。

      “花果非在天地,不離人身。嬰兒姹女,無媒不合。有緣能悟,便可成仙。噫!只待地母花開日,便是黃河徹底清。”

      《指玄篇》曰:“‘叮嚀學道諸君子,好把無毛猛虎牽。’注曰:‘知牽無毛猛虎,道不遠矣。’” 

    快速分享到

    上一篇:沒有了

    下一篇:證道真機-地

    甘肃快3走走势图
    <tr id="inwwf"><ruby id="inwwf"><code id="inwwf"></code></ruby></tr>
  • <tr id="inwwf"><ruby id="inwwf"><code id="inwwf"></code></ruby></tr>